你對我的一切我都知道,看在眼裡也收在心底。你總習慣瞇瞇眼、摸著我的頭、微笑著問最近很低潮的我:「為什麼會不開心啊?我可以看到你就很高興呢」。

那我呢?我自己呢?我也不知道,不過看到你的確可以讓我開心,你的存在對我來說是一種支持下去的力量。

昨天你笑我黑眼圈很重,我內心暗幹「也不想想是為了誰?」,讓我半夜打電話騷擾黃呆呆,還要被摸哩卡騷擾,更甚至你入侵了我的夢境,打亂我做事的專奏跟理應的專注,可惡!

你說如果有個人要先離開,你希望是我,至少是你看著我離開,而不是我要看你。你不會知道乍聞此語那刻,我的心震盪的有多大,即使我表現的文風不動、充耳不聞,那是因為我還沒能處理好,對你、對我。

靠你太近,讓我害怕,我一直把自己往你推,沒能控制,
離你太遠,讓我內疚,我不想用冷漠跟疏離回報你的好。
一切交給時間吧,我想能做的只是靜觀其變跟最盡量的順其自然。

丸鳥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