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在高雄如果要整理頭髮,想都不用想,打電話給設計師豔秋約時間即可。
長期合作下來她不只了解我的髮性也了解我的個性,
知道我懶惰,寧願多睡五分鐘也不會起床整理頭髮,所以一再阻斷我試圖燙捲的念頭。
從洗髮、吹頭、燙髮上捲上藥劑,甚至連泡咖啡都是豔秋親手來,不假手他人,
儘管所費不貲,但省去奔波查找跟新設計師培養感情默契、承擔事後風險等等,
有個熟悉且能全心信任的設計師,是件幸福的事呢。

七月臨北上前,小旋風般的回了一趟高雄,
我貪圖順路,背叛了合作好幾年的豔秋,跟著去給大婉的設計師剪頭。
新設計師是個活潑健談的女孩兒,聽說我即將北上展開新生活,
二話不說決定幫我染頭,
然後抄起剪刀,一把剪下我留了好幾個月的長瀏海。
我天生自然捲,頭髮既硬且粗,髮量又多,一旦剪短失去下拉的重量就容易蓬,
這瀏海沒先燙順過直接喀嚓剪下去,估計隔天睡醒就會蓬到一個不得了了。

她一刀剪下去,同時也劃破了我的心。
前髮齊眉,眼前瞬間光明一片,看到鏡子裡的我又變成幾年前的妹妹頭瀏海,
但卻是沒燙過、很蓬很厚重的那種米粉妹妹頭,我的世界隨即跌入一窪黑洞。

當時很想學黛玉葬花仆街趴到地上,捧起我那再也回不來的瀏海。
加上額頭短不啦嘰(剛量寬度,只能放下兩根手指啊,最近髮線吃太營養了嗎),
如果要留不遮住眼的馬桶蓋瀏海,長度不能超過七公分吧,
等於說,要留到可以往旁邊撥,可以燙直的長度至少需要兩個禮拜啊!!!

這樣講可能很難了解到底有多厚,我的心情到底有多沉重,
大概就像豬哥亮(或是楊丞琳)的瀏海加三倍,而且還沒有他們的光澤跟服順感,
拎北整個就跟戴了一頂安全帽在頭上一樣,而且這個安全帽還拿不下來(菸)。


「喜歡嗎?」設計師睜著圓圓大眼問我。
「喜歡拎老木啦!!!幹~幹~幹幹幹~」我在心底激動應答。大驚嚇.gif
「嗯……視野變得很寬廣……」這是我暗地裡深呼吸三次之後吐出來的回答。

「真的齁?我覺得很好看耶,整個人都清爽起來了呢~」設計師很真心的說。
要不是我坐在椅子上,她可能會想邀請我站起來手拉手轉圈圈也不一定。
我在心底發狂尖叫著,如果是在拍還珠格格的話,我肯定會叫容嬤嬤夾她手指啊,
同期還上映高雄電鋸殺人狂,電影海報是我跟電鋸狂各放半邊臉這樣。

定睛一看,這才發現設計師本人也是走一個厚重瀏海的路線呢,
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是我自己沒看清楚啊媽媽!!!
拎北怎麼能奢望在大西瓜瀏海的設計師手下追求一個雲淡風輕的瀏海呢~)))))。

趁設計師離開的時候,我一個90度直角大轉頭鎖定左邊的大婉所在地,
以一種包青天看到姦淫擄掠盜賊的眼神咬牙對她說:「趙大婉!妳看我的頭!!」
大婉:「我覺得很好看啊~」眼睛瞟向他處。
如果我是美杜莎,此時我絕對會發動頭上所有的蛇去把大婉啃個片甲不留的啊。
(是說如果真的要把大婉咬到片甲不留可能要咬滿久的吧)

美杜莎.jpg 
美杜莎示意圖 (她的奶頭離蛇頭好近,過著一個水深火熱的生活啊媽媽)


拎北就這樣頂著那個安全帽瀏海,失魂落魄的走出店門口,剛好珮珮來電。
雖然我這人平常講話不拘小節,什麼都敢講,但是特別不喜歡把死字掛嘴上,
像時下流行的你去死之類的玩笑話,我絕對避免拿來用在認識的人身上,
除非我真的希望對方去死,
比如看到新聞上那些虐貓跟猥褻孩童的人,我就是真心希望他們聽話照辦。

「寶貝你在哪?」珮珮問。
「我在地獄門口。」眼神死的回答道。
「蛤?在哪?」
「我剛剪了個無法在社會上立足的頭,我想去死啊啊啊幹~~啊啊啊啊~」
如此熱愛生命的我,一想到要頂著這顆頭在異地展開新人生,
顧不得自己的禁忌,連想去死的念頭都出來了,由此可知當下受到多大震盪。


兩個多月前,就頂著那個讓人很想問是有什麼事嗎的瀏海去新公司報到了。
兩個多月後,意識到頭髮又該修剪時,我站在茫茫的台北街頭,思念著豔秋,
雖然她這幾年來嘲笑了我的短額頭無數次,而且她自己額頭也沒高到哪裡去

光是住家附近沿路滿滿是的髮廊,就讓我無從選起,
我覺得自己像是衝進菲哥頭髮裡的蚊子,迷失了方向,不知何去何從
後來憑直覺選了捷運站旁邊那家。

設計師下手很審慎,每抓起一撮頭髮都要思考量久,東盼西顧比畫之後才剪,
是大學聯考在畫答案卡還是拎北頭頂有藏大樂透開獎號碼是不是?

設計師很珍愛頭毛生命,(萬般不捨跟我的頭髮十八相送的)剪了快一個小時,
假使我本來頭髮有10公斤重,她大概狠心的幫我剪去了300公克吧。
隔天小C看到我,還問說真的有剪嗎?我也覺得昨夜如夢似幻(但是是噩夢),
直到早點名時發現皮包裡少了一張小朋友才知道一切都是如假包換的真,
當下很想立馬在辦公室起壇悼念前夜那失去的499元。

當天下班我一回內湖又馬不停蹄的換了另一間髮型店。
新的設計師看了看我的頭髮,不解的稍稍擰起了眉頭,
我坦承說昨天剛剪過,但是剪了跟沒剪一樣,今天趕快再換一間,
新設計師說難怪,不過昨天的人把你的層次打很高哩,這樣不好整理。
什麼!!!
看她昨天拖泥帶水明明沒剪多少,想不到剪掉的那些都是精華嗎
我留好久才讓髮尾層次比較一致方便燙頭變髮的,現在都沒有了......

新設計師安慰我,幸好是要燙直,層次問題比較看不出來,
唉,也只能這樣了啊你個舅媽咧
所幸新的設計師還不錯,下刀明確又果決,感覺經驗十足,不會每波ㄍㄟ波,
講話的態度也很真切不浮濫,聊起來頂真又不尷尬,遇到她有因禍得福之感。
我跟她分享之前在地獄門口的剪髮記,她笑到我感覺面前的水杯都在晃動。
雖然我懷疑她後來有點愛上跟我講話的感覺,
根據我這幾年來的經驗,明明燙直之後的剪髮只要稍微修一下下,
明明九點就打烊了,她卻從九點多一點剪到十點多,剪到一個欲罷不能停,
一路把我的頭髮長度從成功路四段剪到剩下成功路二段,
雖然坐了很久,聊到我嘴巴都痠了,但是至少頭髮救回來了,窩密陀佛。


颱風天,希望大家出入平安啊!!


丸鳥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留言列表 (26)

發表留言
  • 村長
  • 我大笑了~好像我去剪頭髮的經驗啊~
  • 你也好慘啊(拍拍)

    丸鳥茵 於 2010/09/20 23:32 回覆

  • ilosemymojo
  • 讀後感:沒圖沒真相

    如題XD
  • 想看,
    門兒都沒有(甩門)!!!

    丸鳥茵 於 2010/09/20 23:33 回覆

  • shopping
  • 靠!怎麼這麼好笑啦!哈哈哈哈!被剪成不喜歡的髮型,的確會有深切的怨念,這樣你算是找到喜歡的髮型師了嗎?
  • 謝謝蝦拚捧場,是說我漸漸發現你笑點也沒有很高耶哈哈哈~

    找到喜歡的髮型師了嗎?
    這我也不敢確定耶,因為這次只是燙直,看不出功力到哪啊啊~

    丸鳥茵 於 2010/09/20 23:34 回覆

  • 小乖
  • ふ6g6

    其實,
    跟我一樣,不管去哪間都說:「剪短、推高」
    就很方便了~

    XDDDDDDDD

    不過奶頭跟舌頭妳現在都寫得出來了,
    颱風天看,其實有點嚇到我耶囧
  • 我曾經因為這個理由而很希望下輩子當男生耶哈哈哈~

    奶頭誰沒有,應該不用太害羞(吧)
    而且奶頭乃身外之物(是嗎),何需罣礙?
    再說颱風天,大家平安最重要啊哈哈哈~~

    丸鳥茵 於 2010/09/20 23:37 回覆

  • 甩甩
  • 我有一個設計師很想推薦給你
    也是個功力超強又超會察言觀色的傢伙
    基本上椅子坐上去我都碼隨便他
    不過因為我越來越懶
    所以我的造型就越來越簡單 XD
    重點是他都要提早很久不然預約不到
    每次我想剪的時候都橋不到時間
    只能默默的去給別人亂剪
  • 昨天前同事打給我介紹了一個厲害的設計師,
    聽說是女人我最大的小曼老師的師傅,
    收費也是很厲害啊嘖嘖。
    反正我現在的頭還能撐個兩三個月吧,
    要是不行了再來問你哈!

    是說我一意識到要剪頭髮的時候,
    是猴急的馬上隔天就要剪到的那種溜哈哈。

    丸鳥茵 於 2010/09/20 23:39 回覆

  • 阿內果
  • 圖(伸)

    能不能遇到好的設計師
    是三分靠運氣 七分天注定.....
  • 我的頭很難剪啊,
    要遇到好的設計師真的是一百分都要靠運氣啊干~

    你們前俗報的朋友很愛要圖內>.<

    丸鳥茵 於 2010/09/20 23:43 回覆

  • Ying
  • 我可以因為沒吃到你家文旦而要求你貼圖出來嗎?
  • 哞雞了歹記!!!

    丸鳥茵 於 2010/09/20 23:48 回覆

  • HaHaBear
  • 習慣了設計師就很懶的換啊!!!!不然每次剪頭髮就好比是在參加大挑戰(自然捲真的難整理)
  • 自然捲很難整理啊,
    希望我下輩子如果還是人的話不要再自然捲了啊媽媽!!

    丸鳥茵 於 2010/09/20 23:47 回覆

  • 潛水王史帝夫
  • 我也想看圖 (憨)
  • 哞雞了歹記!!!

    是說小潛(裝熟)不是只在阿萬水水跟賽門水水那裡出現嗎XDDD

    丸鳥茵 於 2010/09/20 23:49 回覆

  • misslily
  • 曾經一個小小的辦公室.
    裡面只有五個人.
    但是有三個人的髮型都有説不出的怪...
    三個人一聊之下..發現居然是同一間理髮店理的.......馬的啜冰
    所以...不熟的設計師...真的不要太輕率試試看呀!
    醜要醜很久ㄚ................
  • 我們大學也有這種懸案發生耶!!
    大一下的時候很多女生都換了髮型,
    好幾個都是後面燙捲瀏海燙直,才知道都是同個設計師,
    之後大家就都不去給那個人剪了哈哈~

    馬的挫冰很不錯(放口袋)!!

    丸鳥茵 於 2010/09/21 00:05 回覆

  • jjattsa
  • 啊哈哈哈哈~~夾手指這招我要學起來!以防來日遇到不良設計師!!

    是說,我發現有些設計師本身真的很愛幫(不同)客人剪類似風格的髮型,這是一種慣性還是職業病哪...
  • 那你以後去剪頭髮的時候,記得要隨身攜帶那個喔XDDD

    我覺得會幫不同客人剪類似髮型的設計師,
    有沒有可能也是走到一個江郎才盡的地步呢XDDD

    丸鳥茵 於 2010/09/22 19:44 回覆

  • 智惠^00^
  • 我也沒福嘗到文旦,但可以讓我看妳的[福髮]嗎? (寫什麼東西ㄚ我)
  • 鳥巢一族
  • 如果小茵的髮線是營養過剩的話
    那我的就是非洲難民型的了 (淚泣)
    連有禿頭基因的男同學都曾稱讚其額「好禿」
    不能沒有瀏海我該如何是好啊???

    很佩服小茵有那勇氣多次去修理其毛
    如果是小的大概一次就認命了
    頂多就問候髮型師的祖宗幾天而已
  • maxine
  • 我也想看耶
  • FruitRanch
  • 上帝是公平的...髮線高的人.
    只要一出油...整個額頭就亮得跟什麼似的...
    很慘耶.
  • 我額頭低,出油時也沒比較好,還曖曖內含光咧XDDD

    丸鳥茵 於 2010/10/09 13:01 回覆

  • pollwlloq
  • (路過)
    這真的,很好笑。
    好啦,其實我也有相同的經歷= =
    因為我的頭髮跟你的一樣是那種很多,只要沒剪好就會很蓬的那類。
    國中的時候竟然就被一個被我狂罵N次阿姨剪了一個西瓜頭。
    隔天上學時……那種痛苦至今仍歷歷在目。
    唉,我懂。
  • 愛蜜莉
  • 看到你的悲劇,我也好想介紹我的設計師給你,我追隨我的設計師一路從她600塊,剪到現在她已經變1000塊的首席,次數也從一個月一次,到半年一次,不然這麼貴以我無法在父母前抬頭的薪水怎麼付得起.....
    不過我是覺得一定要給習慣的設計師剪,我有同學也被我介紹去剪,導致於同學已經出國攻讀博士數年,每每回台都是一下飛機不是直奔老家探親,而是手刀跑去剪頭髮....你說說 設計師有這麼多死忠粉絲是不是上輩子是造橋鋪路大善人啊...
  • 可以惠賜貴設計師的聯絡方式嗎(羞)
    我好像又快要到該去剪頭毛的時間了(煙)

    丸鳥茵 於 2010/10/09 13:00 回覆

  • Chiyo
  • 我也是天生自然捲.髮量又很多的人.所以完全能了解你的痛苦!(而且我也是很懶得整理頭髮.所以覺得還是直髮適合我)
    小鳥茵你這篇寫的太好笑了!真的讓人很想看看照片到底是被剪成怎樣?
  • VICKY
  • 我覺得在台北弄頭髮好貴哦,所以我朋友都是留到很長才去弄,追求一種划算感。
  • 阿不倒
  • 圖呢圖呢?????

    是說蛇的照片嚇到我了(菸)
  • 潛水'王史帝夫
  • 靠,這樣都被妳發現,久聞大名來留個言也被揪出來,嘖嘖...
  • 郭小雞
  • 我也住內湖,可以請教一下妳是在哪裡剪的嗎?
    自然捲真的好麻煩啊~~~~~~
  • 經過時間證明,後來那間我也覺得不怎麼樣耶,
    恐怕不好推薦給你囉...

    丸鳥茵 於 2010/10/09 11:02 回覆

  • 馬桶蓋
  • 汝可為鳥頭太膨之,大幹十遍也。(抄筆記)

  • 小南
  • 關於艷秋

    請問你說的艷秋是斐聞的設計師嗎??
  • 她很久之前在斐文沒錯。

    丸鳥茵 於 2010/10/21 14:23 回覆

  • 曾葉子
  • 請問知道豔秋現在在哪家店服務嗎?

  • 我離開高雄幾年了,不知道耶拍謝~~

    丸鳥茵 於 2012/09/22 16:12 回覆

  • 您的暱稱 ...
  • 你講話好好笑!好想跟你做朋友阿!哈哈哈!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