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合是音樂館的資深同事,
前年聖誕節前後,我們店全部都在612吃brunch時,請他來當主持人,
當時他帶了很多CD平鋪在吧台,要我們猜哪一張跟聖誕節有關,而後揭曉答案,
我選的是dead can dance,一個當時完全不知為何的CD,
只覺名字有趣且封面有類似嬰兒跟胚胎的創世紀畫風,疑似跟聖母瑪利亞有關就選了,
後來建合輪流播放跟解說我們挑出來的,
很多人,於是很吵擁塞的空間裡來來去去很多聲響,極易分神,幾乎不能專心聽,
 DCD的音樂一出來,澎湃、雄偉、罩著神秘面紗的急速包圍,
很有空間與時間感,瞬間好像超脫了,於是就不知其所以然的一直記得他們


1/27那天去建合的露天CD拍賣,不過那天真是冷到靠北就是了哈哈!
上次看到很多CD卻因為背景知識的淺薄,無法從一大堆裏面挑出我要的,
端看封面跟第六感,走馬看花只買了一張water town water form,
入寶山而空手歸,實在很不甘心!
不過建合說那是近幾年才有的新音樂種,我聽的一點都不淺,這算是種安慰吧!
這次我人一到,建合說他特地幫我保留了兩張dead can dance,趕快放來聽,
恩...我只能說澎湃啊澎湃!
第一首很像偉人站在背後刻有古文明遺址的峭壁頂端,睥睨底下荒野上的賤民,
第二首很像偉人在滾滾黃沙地坐騎良駒奔馳,
第三首很像偉人坐在神鬼傳奇般的地下皇宮內鑑定四方朝貢聖品的樣子,
完全是偉人必備背景樂啊哈!

麗幼看了我一眼,問說"你喜歡這種的喔?
"呃...我想這段時間裡的記憶可能多少出了點問題吧哈,
也或許是時空環境的轉換,使得喜好偏了口味;
在612時,人很多很吵,我需要DCD來弛放舒坦拯救我跳脫那個喧囂,
在今晚,只靠一盞小黃燈照明兼取暖的寒流夜晚,我需要的是熱鬧激情的音樂撫慰,
於是起了個雞皮疙瘩之後,我放下了DCD...
建合我再度對不起你 <(_ _)>

我說最近買了麥斯米蘭,很喜歡。
於是建合開始發功不斷遞給我CD 左邊的RED HOUSE PAINTERS,
他說是麥斯那一流派的始祖(我沒記錯吧!!),
拿到的是songs for a blue guitar,光看專輯名稱就覺得聽的過程會得憂鬱症。
一樣是很適合雨天聽,在白霧迷濛、寒氣濕重的清晨聽會更冷喔!
不過全心投入之後,會有種寂寞被了解,有人跟你分享的安慰熱度,
即使透過音響也OK。
 
我喜歡第三首Make like paper,
前面幾小節讓我想到When is Pearl harbor day,僅限前面幾小節;
雖然中後開始一直有原以為惱人的電吉他聲音出現,但有種壓抑被釋放的快感,
好比鎮日窩在晦暗地下室聽糜糜之音的少年,突如其來衝出地面,
向街上那些自以為是的白領上班族下戰帖一般,
即使看似可笑,即使勝負在某人眼裡已定,卻還是值得得到努力破繭而出的掌聲。
曲子很長,12分多,喧騰示威而後終歸喃喃式自囈,life still goes on!
紅屋畫家這張,決定入荷!

下面那張是Mazzy Star的"So tonight that I might see",
第一首 Fade into you前面幾小節很斷背山,後面就沒有了
(看到這就知道我有多淺薄,都用前幾小節當根據的)。
感覺主唱是被罩在充滿白煙、很大很大的透明玻璃瓶裡發聲,
睜著沙拉布萊曼式空靈卻難以侵犯的大眼,漫無目的的東爬西走,
才能發出這般慵懶卻迷幻至極的嗓音。
總覺得很像隔著一層簾子或什麼的在聽她,似遠又似近,
以為揭開了什麼要看到了,其實離目的地還好遠,
永遠摸不清自己身在五里霧中的哪一哩,
我私自粗淺的以為,嗑藥的快感大概是這樣吧哈,dream pop!
 
右邊那張是Electronic的"Raise the pressure"
我承認是被封面吸引,再一張張黑黑灰灰大多數意識流的封面裡,
他豐富的配色吸引我的右手去拿,一目了然的圖案讓我想到"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
放進唱機後跑出來的第一聲"Forbidden city",是健康又中氣十足的活力男聲,
感覺是可愛的大男生抱著吉他彈彈唱唱,
好一個石破天驚的輕快,當場擄獲寒冷冬夜寂寥少女的心啊哈,買了!
但是回家後發現第三首開始就有點電了,
嗯...我當時太春心蕩漾,果然沒仔細看清楚團名就買。
聽到後面,三條線一直跑出來,這張不是我的菜!

丸鳥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從頭看起的尾香老馬
  • 多才多藝雅俗共賞的女作家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