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睡眠品質不太好,頻頻做夢就算了,偏偏過程都曲折離奇且詭異萬分,睡得非常痛苦,醒來描述給別人聽時又覺得好笑,難得有記憶就寫下來了!不太清楚夢裡的我究竟是身在其中,或只是旁觀者…畢竟是夢嘛!

第一幕

場景是一個秋天的樹林裡,因為眼前都是枝葉稀落的樹幹,地上都是落葉,所以推測是秋天。一群很像是剛打完仗的人很緊急的要撤退到一個安全且明亮的地方,大家都在跑,裡頭有一個身穿黑色連身長裙的公主,推著一個輪椅,上面坐著一個將軍之類的人,因為戰爭的關係他只剩下上半身跟頭,連手都沒有了。他跟公主原是一對戀人!大家一直往山下跑,推著輪椅在地勢崎嶇的山上跑實在是很折騰,公主覺得很麻煩也很厭惡這個只剩下頭跟上半身的愛人,於是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把他連同輪椅都推下一個瀑布。
第二幕

大難不死的將軍竟然沒有憑著頭跟上半身努力的在泥沼裡殺出一條生路,游到了岸邊(天殺的誰告訴我他用那裡游啊?)彈跳著離開了。

第三幕

我出場了!我走在一個很寬廣的校園裡,但那裡很像是大學的宿舍區,柏油路兩旁是油亮亮的大片綠茵,有著排列整齊的大型白色校舍在其上,粉刷完美的乳白色三角形屋頂。我知道樹林裡一起逃難的那群人,在這裡的某一個角落團練,樂隊團練,我必須要幫將軍找到他們。走啊走,我聽到很多人的聲音,有好大一群人但不是他們,是一群金髮碧眼的外國學生,穿著學士服在歡慶他們的畢業,有些還高興的像伯朗咖咖廣告一樣的把學士帽往上拋;於是我繼續走,又循著人聲看到第二群人,但他們也是畢業生,不是我要找的人,只好繼續走。

第四幕

一個轉角,終於看到那群人了,而我的身邊多了將軍,我想我的角色應該是陪伴他討回公道的吧!因為可憐的將軍在歷經摔下山又爬出溪谷之後,辛苦的連身體都不見只剩下一顆頭了。他們竟然變成一個交響樂團,有鼓、小提琴、大提琴、雙簧管之類的,公主看到將軍的出現非常的震驚且害怕,她怕將軍會把他被陷害推下山的事給說出來!公主轉頭看著一個年輕的男人,那個男人也擔心的看著公主,他是公主新的愛人,也已經取代了將軍在樂團裡的位置。公主哀怨又無奈的看著總指揮搖搖頭,總指揮頜首表示他明白公主的意思,於是開口告訴將軍他並不適合演奏鐵琴(天殺的!他竟然是演奏鐵琴的人,這什麼將軍啊靠)!將軍很生氣的說他能證明沒有人比他更適合鐵琴這個位置!但是只剩下一顆頭的人到底要怎麼證明呢?

第五幕

將軍要我幫助他證明給大家看,於是我把將軍的頭插在一個竹竿之類的長條柱狀物上,方便左右移動,而將軍就用他的額頭去撞擊鐵琴來發出樂音,我要背譜還要拿著插有將軍頭的棒子聽著將軍的指令演奏,雖然他的頭變的很小,但還是很重,夢裡的我舉的很吃力…


然後M打電話來,我就醒了,於是也不知道賣力演奏完後的將軍是否真的討回了公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哈。今天講給大婉聽的時候,她笑到一個翻天的狀態又覺得很可怕,一直說我是斷頭氣跟交響情人夢看太多…嗯,我想也是!多虧M的電話救了我啊哈哈。

丸鳥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從頭看起的尾香老馬
  • 斷頭氣跟交響情人夢看太多真的會產生這樣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