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依舊作夢做的頻繁,可是記得的就不多了。過年那時候有夢過我的小孩是一隻狗,大隻的拉不拉多,睡覺的時候,我還讓牠躺在我跟我老公中間,但是看不清楚我老公是哪個王八羔子,竟然很生氣的把我們的小孩趕走,於是牠只好去睡我精心佈置的嬰兒房。我想是因為那時候剛開始看模仿犯吧,故事就是從洛基(狗名)翻出一隻女性的左手腕開始。還有一次是我一直抱在手裡的小嬰兒突然莫名其妙變成很孱弱的小小貓咪,我看到小孩變成貓時還一副天經地義的樣子,持續小心翼翼的把貓咪捧在懷裡。但是今天做的夢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新奇經驗,夢裡的我…懷孕了而且不是三個月還看不出肚子那種喔,應該是六到七個月肚子凸出來的那種了。夢裡的我做著跟平常一樣的事,騎車、上班、推書車、整架…不同的是要挺著肚子!蹲下的時候要慢慢來,手抓著兩旁的架子,頭上滴落汗珠,調整好身體才能動作,起身的時候更是倍感吃力,甚至站起來的時候還有頭暈目眩的感覺,腦海中浮現媽咪的臉,她用溫柔的口氣不搭嘎的告訴我:「拎周罵當初生你就是那麼辛苦」,彷彿我正在體驗的不是懷孕這種偉大的事,而是殺人放火之後被抓去滿清十大酷刑一樣,一點也感受不到三代同堂的天倫之樂啊。

喊了一個多月說要去上瑜珈,總算在三月第一天去上課了。新年新希望,開春第一堂課,決定去吃我平常都來不及買的摩斯好好慶祝一下。前晚看模仿犯(一直看不完是怎樣)看到三點才睡,早上六點半鬧鐘叫,我真的有種人床合一,沒辦法輕易割捨的感覺啊。但是怡伶跟筑迎好像在比賽,以為電話打多通可以換我簽名照一樣,不斷索命連環摳;收到大婉很虛弱的簡訊說她晚到十分鐘,我冷笑著看了手機一眼,著裝出門。

平常人多到滿出來的摩斯,早上七點的時候真可說是門可羅雀,高雄人還真愛賴床耶。空曠的二樓只有我們跟一個高中小帥哥,根據帥哥不是有伴就是還在投胎路上的定律,果然不久之後也有個小女孩來陪他,看著她們甜蜜的樣子,很想打電話叫他們學校教官來勸導同學好好唸書,我完全是抱持著「真是的,應該要認真唸書吧」的心態,絕對沒有心理變態不平衡!

半個小時後,頭髮像被颱風肆虐過的大婉,左眼寫著幹、右眼寫著不爽、整臉寫個累的來了,還硬要拍照留念,我一邊說不要啦眼睛很腫耶,一邊試圖把旁邊的人擠出鏡頭。到瑜珈教室之後,照例在門口的招牌留念一下。有位穿著非常高叉韻律服的人,就是之後叫人聞風喪膽的老師。

一開始的熱身還算頂的住,不過我開始懷疑祖先可能是從江西過來的,畢竟那裡以殭屍聞名,除了基因問題以外,我想不出我彎不下去的理由,好歹我有過幾年的運動習慣,球場上滑倒導致劈腿雖不是自願,但也是常有。

有個做背後扭轉的動作,我把自己想像成麻花捲在動作,儘管內在已經完全是黑糖口味的麻花捲了,但外在還是保持牛舌餅的姿態;全身扭過去之後還要趴在地上,我只好又開始想像自己是小明…在一場車禍之中失去了他的雙腿。

老師要我們趴著休息一下看她示範,說要做一個背部放鬆的動作,我內心竊喜不已!她手抓著腳,大腿跟胸部抬起、離開地面,全身只剩下肚子著地,全身呈現一個U字型,我已經看到下巴快掉下來了,然後老師開始前後滾動,像小時候在騎的木馬一樣,嗯,我的下巴正式掉下來了!我也看到筑迎的喉嚨,因為她嚇到嘴巴都打開了;怡伶的眼睛也快凸出來,裡頭還帶著絕望的眼神;不過最叫我憂心的是大婉,因為她一直想衝上去踢老師屁股、跟她理論...我只是默默的在心中講一遍所有我的讚嘆詞,amazing、bravo、誇丟鬼咧、巴格耶魯…以示驚艷。

老師還要我們左手打直,右手臂在頭後方抓著左手肘,左手往下壓,眼睛往上看,但由於我的頭只能平視,根本抬不起來,又很努力想照老師說的,於是一整個人呈現努力...翻白眼的狀態。還有個動作應該叫做輪式吧,躺在地上手跟腳貼著地面、頭頂撐在地上,我想像自己化身成為小丸子家的桌子,如果這招練的好,以後爬山健行就不用擔心山頂沒有桌子可以泡茶了。於是,我決定叫我弟好好練!而且這招還讓我想起「大法師」最經典下樓梯那一幕,深深覺得那個小妹妹一定有練過瑜珈。

又是麻花捲、又是桌子,瑜珈果然是很貼近生活的運動呀。之後老師說躺著大放鬆,我感覺到眼框有一股暖流,漫長的七十分鐘我熬過來了。8點的課,9點20下課,我已經打算好下課後直奔回家洗澡,睡到下午上班才要醒。結果我的翔翔竟然騎到一半熄火了,還發不起來,完全是以一種要我好看的方式在熄火。大太陽底下,剛剛被我嘲笑愛睡覺的高雄人,紛紛從我旁邊騎過還看了我好幾眼,幸好附近有間機車行,我問老闆說會不會是機油沒有了啊?老闆雖然長得點像韓國人,不過人很好,二話不說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我的翔翔整個大解體。

本來老闆拿椅子給我坐我還客氣說不用,後來根本是像溺水者抓到漂流海上的浮木啊!他非常仔細,以一種敬業的外科醫生的態度在檢查翔翔每打開一個地方就跟我說「你看你看,這邊很髒都沒有清」,或「就是這個塞住了」之類的;老闆的檢查跟清洗,以非常地毯式的細心在偵查,還不時給我看他整理後的成果,要我拿著一根牙籤般的細管,透過它的孔隙看天際的那一端,證明它要是通的才能用,像CSI在找證據一般屏氣凝神看著翔翔的內臟,不時指導我關於機車的內在,我因為睡眠不足跟過度早起,加上剛剛的折來折去,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忍不住整個人搖來搖去像在觀落陰一樣。老闆可能擔心我有靈異體質,問我:「小姐,你還好吧?」於是建議我起來走一走。他領我到距離五步之遙的室內,指著牆上的海報指導我,哪些零件多久就要檢查,我還真的頭昏腦脹站在那裡背,空氣濾清器每5000公里要換、煞車皮每多久要檢查;修理的過程不僅所費不貲,讓我得到許多知識,還讓我依稀見到天堂的外婆。

一整個修下來,我離開機車店時已經11點半了,老闆整整修了兩個小時是怎樣啊! 也不知道哪來的執著,我堅持要當天去買上課用的大浴巾跟蘋果牛奶,於是拖著疲累的軀體,茫然的目光,以麻花捲八字腳步在家樂福裡面歪來歪去的前進,突然我感覺到備受矚目,因為大家都用一種看到鬼的眼神在看我;自以為省時又聰明的我爬到二樓拿了浴巾又下來一樓拿牛奶準備結帳,看到四個結帳櫃檯差不多有五十個人在排隊吧是怎樣,今天都不用錢嗎?這些人打哪來的啊?都不用上班上學嗎?披頭散髮、眼神迷濛、穿著運動褲的我,站在隊伍裡面不自覺又前後左右搖晃了起來,旁邊的人可能都以為我要起乩了吧,我還看到有人拿紙筆出來,可能以為我要報明牌吧。打掃的阿姨像天使般的降臨,微微攙扶了我一把告訴我,三樓比較沒有人排隊,聽覺神經開始運作傳到我腦部時已經過了十三點五秒,我點頭向阿姨致謝才移動往三樓,完全是行屍走肉的模樣回到家、洗完澡、吃完飯,睡了十五分鐘就去上班了。

丸鳥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please
  • 黃力宏或王立行嗎??
    果然是無名小卒 (掩嘴偷笑)

    不過作夢跟懷孕昏倒,應該可以分開寫兩篇吧??
    (就是催稿 XD)
  • 正港陳信宏的女人!
  • 你們的瑜佳課快笑死我了
    我想你們瑜佳完後的樣子應該很經典
    偶爾略有所聞
    我想拍成照集結成冊會是個GOOD MEMORY
    那天可以跟力宏或立行分享你那真實的一面
    我想,你們感情會更好的!哈



    為什麼陳怡伶都要把對你們的怨氣出在唯一沒學瑜佳的我身上?
    不要再睡過頭了,王筱茵,趙大婉
  • 匿名的舅舅
  • 徐若瑄有首歌叫做美人魚。

    靈異體質推一下
  • 小鳥茵
  • TO Please:
    只會硬把我家宏哥跟行爺名字亂湊
    果然是出一張嘴的男人(掩嘴偷笑)

    我前陣子寫的很勤耶,不要再催稿了Orz...

    TO活在幻想裡不肯接受我跟信宏在一起的人:
    每次上課我都很認真看著自己的動作,除了頸部以上啦
    因為表情太猙獰了哈哈哈

    我哪知道怡伶幹麻罵你啊哈哈哈
    我只是早上爬不起來又怕被叫床只好關機啊...下次再想新辦法

    TO舅媽牌愛用者:
    我想請問...哪個點讓你想到徐若瑄的美人魚
    我重看了一整篇都找不到疑似的地方啊哈
  • 豆
  • 哈哈哈哈

    很久沒看妳的文章了

    還是依然那麼爆笑啊

    妳是忽然母性大發嗎,不是夢到有小孩了,就是夢到懷孕了…=”=

    不過瑜珈的部份真的是讓我笑到一個不行

    哈哈哈哈哈!!!
  • 茵夫人
  • TO 豆:
    對啊,很久沒有一起玩的學伴
    你也還是在讀研究所啊哈!到底能不能畢業啊哈!

    瑜珈很好玩喔,要不要一起來快樂的折身體啊?
    折的夠起勁,就帶你去印度參加比賽哈:D

    哈哈哈哈哈!!!!
  • 從頭看起的尾香老馬
  • 心得:1.睡前別讀太精采的書,以免影響睡眠品質

    2.別去上瑜珈!(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