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班下班後不想一個人待在家裡,回家拿了筆電來到步道。很久沒來了,上週跟夕溫來,感覺很好,有整瓶的水,無線網路,免費插座,洗手間舖滿舊舊的白色磁磚,味道不矯揉造作卻又香氣撲鼻的洗手乳;在等待遲到的夕溫時,我邊讀著《哥倫布大交換》,這是上週你提過的書;燈光昏暗,我半側身屈就著右手邊的立地黃燈,店員貼心的為我夾上一盞桌燈,我決定以後要常來。但不會帶太多人來,我自私的不願沾染這塊可能會成為我聖地的角落。不自覺開始想像下回帶你來會是怎樣的光景?你專注的讀書,我安靜的使用電腦,偶爾跟你交換一個不帶任何意念,只是單純覺得有你陪伴就很美好的微笑。

撞牆期過渡期來來去去的,偶爾脆弱的需要人陪同,但我總不說太多話;大部分時候都想自己一個人過,讓無法控制的情緒有合理可以衝撞的空間。最近又沒了胃口,不過還是有定時進食,甭擔心我的身子。

點了火腿起士三明治跟熱紅茶,前者爽朗可口,放涼都好吃。後者香醇醒胃,我對吃食一向不若你講究,自顧自的把茶包回沖了三次,口感芬芳依舊。可惜這裡沒有我喜
歡的蘋果茶。

圓神的靜怡上週來了封信。認識這人起因於她承接了找我談出書的業務;去年讓我留下不甚美好印象的編輯已離職,今年靜怡剛跟我接洽時,我有別於以往給人的隨和感,先在心底逐了一道高牆才面對她;而後幾次書信的魚雁往返,靜怡讓我感受到誠意;我自認一向真誠待人,也挑明了我跟遠流魚頭叔叔一家的私交甚篤,不過由於年底工作事忙,暫無出書打算,希望她能了解;靜怡說不管最後是否有緣合作,都祝我能有個很好的出版機會。大家可能會說我傻、笑我單純,但我很自然的就選擇相信靜怡是這樣真心祝福著我的。

前不久看了《不要嘲笑我們的性》,我猴急的藉私交去信問她這本日後會否出電影劇照的新封面?靜怡很快就回覆我,說公司評估過效益之後決定不出,還說:「趕快回覆給妳,希望能讓你盡快死了這條心一解心中的疑問突然,我覺得跟她之間的開‧關被打開了。接著突飛猛進,兩個人開始會寫些不三不四的東西互通有無:P,靠寫mail結交了一堆善緣,我覺得自己很是幸運哪哈。

先離題談一下最近的讀書概況,這段與你仳離的時間,很多想法看法情緒念頭交錯在我心底滋長衝撞勃發殞落,稱不上是晨昏定省,沒個固定的周期循環,沒個長久定讞的角度供我安置或遵循著走,視野突然立體了許多,看事情的角度也因著心情上下而有了更多面向的切入點,雖然心境如此雜沓,但專注力閱讀力卻沒有想像中來的動盪。突然覺得,讀通了很多書,以往那些似懂非懂的,一夕之間貼近得如此震懾我的心智視界,閱讀不再只是單方面的讓眼睛追著鉛字跑,作者意欲傳達的概念變得立體廣袤,我一個字一個字的讀進心裡,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這是近日收穫最大的體現。

靜怡上週的來信提到他們明年初要出版一本很適合女性閱讀的圖文書,編輯想邀請文藝界的清新白蓮小鳥茵推薦。明明藝名就是我自己胡亂取的,但每每有人叫我小鳥茵,我還是會有某種難以言喻的違和感。

週一晚看到信箱躺著我的郵件,偌大的白色信封袋裡盛裝了一疊厚度約一公分的書稿。那晚其實忙著更新部落格,就寢的時間推遲的晚,想不到一拿出來翻看之後就停不了,而且,我還失眠了。當下很想寫點什麼的,但想到隔天一早就要去台中,還是硬逼著自己睡了。今天上班又好忙,午餐前偷了點空隙給靜怡回了封信:

恩,我很喜歡這本書,雖然我很不想喜歡,
因為覺得好像未來幾年即將面對的生活就會是那樣,
所以不是很想再去看、再被撕扯一次、再被反覆詰問、
意識到自己終將不可逆的墜入走向那樣的迴圈。

我想她應該會是一本叫人期待的出版品,也即將撫慰有著同樣心情的人,
儘管我覺得她溫柔的訴說其實是種殘忍。


傍晚靜怡給我回信了,節錄如下。

當初我看到稿子時,也是這樣一鼓作氣讀完。然後便緊緊闔上,不願再想。
過程中幾次被觸動不想碰的地方,都想著放棄吧,別看了!
卻還是忍不住藉著作者的口,一次次回顧著曾經是我的心情,說出我心裡的話。

這本書,我想任何年齡,任何情況下的女子,都會在裡面看見自己身影的。

很高興妳喜歡這本書,也有些難過,妳也懂這些心情,
因為越是懂得的人,彷彿離天真小女孩的世界,就遠了起來。

很喜歡妳寫的那些文字,可以直接拿來做推薦文字嗎?

應該先問妳願意推薦這本書嗎?或是妳想再另外寫文字呢?

對了,這本書是系美譯的,譯筆真的很有味道。
也或許因為了她,才能把那樣溫柔清淡的口吻如此精準的再現吧。


今晚來步道的功課之一是想潛沉下來,認真寫段推薦文字寄給對我有知遇之恩的她們。時間上心境上若許可,還要著手整理答應年底前要整理好寄給編輯啟麟的各類別文章。近八點入座後,我寫了一些小日記,一個閃神,視線不自覺的追著以前寫下的字跑,昔日的美好讓此時的眼眶不守分際的濕濡了幾秒,所幸很快就恢復了鎮定。

IPOD裡陳珊妮的新歌《粉紅色》,

我想我如果說清楚 那將會變得很愚蠢
如果有不傷人的方式 讓你記得我
我不要驕傲卻軟弱 也不想孤單而華麗
我害羞的靠近 你耳朵知道 我是粉紅色…

我想我如果說清楚 那將會變得非常愚蠢
如果有不傷人的方式 讓你記得我
這世界安靜的傾斜 快壓壞善良的時間
我溫柔的靠近 你的心知道 我是粉紅色…

我悟性不高,參不透她為什麼是粉紅色,但卻沒來由的喜歡這世界安靜的傾斜 快壓壞善良的時間這句,反覆聽著這首歌。人漸漸多了起來的咖啡店,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立現。我喝著茶,有一搭沒一搭的吃著三明治,小口珍惜的吃著切塊的新鮮水果,推薦文一個字也沒寫出來,更別說其他的工作。不過今晚時間消磨的很舒服也很滿足就是了。

親愛的,我從不曾保留或隱瞞對你的任何眷戀,就像一如既往對你的那般。雖然前幾天跟你說過了,但我還是想再跟你說一次,你知道那種感覺嗎?日常生活裡稍有個空檔,腦海滿滿都是你,才終於知道那種天大地大,卻無路可逃、無處可去的感覺是怎樣,因為不管去哪裡,跟誰在一起,你都在那裡,在我的心裡。

丸鳥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