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老子笑的時候看起來很憨那我就放心了.jpg,不笑時又一臉凶狠每送隨時可以去殺人放火的樣子11.jpg,但其實是個面惡心善的人啊0403羞羞以下記錄三則路上助人實錄。



06/22
跟友人在敦化南路晚餐,暢談至11點店家打烊我們才不得不離開。那時間沒有公車了,且週六夜晚是應該被揮霍的,我們也不急著道別,就沿著敦化一路話下去。在小巨蛋路口等紅燈時,有位手持導盲杖的男孩站在我們身後,導盲杖幾次來回碰到我們的腳,讓他停下動作用微弱的聲音迭聲致歉。我們準備直走,男孩往左走了幾步站在有點危險的路口轉角,猶豫著要不要過馬路。


那是個很大的路口,雖然綠燈秒數很長,但一般人過馬路都要搶時疾走了,何況是看不到路況的視障朋友。友人跟我互看一眼後,我們出聲問他是要過馬路嗎?要往哪個方向?男孩這才緊張又有點鬆了口氣的說他要往捷運站,請問該往哪邊走?「喔,那要左轉,但來不及了,我們先帶你過這個路口你再左轉吧」,友人跟我一左一右站在他兩側。我其實不太清楚該怎麼導引視障朋友比較有禮貌,且還是一個需要快速通行的大型路口,於是突兀的問他要搭著我的手嗎?他馬上問說可以嗎那太好了,接著搭上我的左手臂。

過馬路時我忖度著,從小巨蛋到捷運站應該也有五百公尺吧,雖然只要直線前進但這條路台階上上下下斜坡高高低低我還曾因此扭過腳踝,他一個人真的沒問題嗎?會不會趕不上捷運?要不要乾脆送他到捷運站?想起方才跟朋友聊到工作上的事,面臨有些關頭有些決定難以抉擇的時候,我最後都是用「做自己覺得對的事」來做判斷。所以一到馬路對面,我決定就送他去捷運站吧,倉促跟友人道別。

男孩一直道謝,一直用「您」稱呼我,雖然還是緊張客氣,但聲音裡聽得出來比剛剛安心了許多,且似乎也很習慣接受陌生人的善意,一路上十幾二十分鐘,他都不斷向我拋問題或談他自己,您怎麼會來附近?您在哪上班?」,沒有冷場。我也問他怎麼這麼晚還在外頭,要搭捷運到哪?他說今天是來工作,有時會接一些調音或演奏的工作,現在要回板橋。後來問我有沒有在用臉書,他有時會在臉書張貼演出的訊息,希望有機會的話能邀請我去聽。並且不知道哪時候從哪掏出了一張名片遞給我。

南京東路捷運站的電梯位置不好找,幸好之前就在附近上班,所以我熟門熟路的領著他去搭電梯,他還誇獎我厲害,說之前也有好心人要帶他找,但常找不到。到票口前,我請他在原地稍等準備請捷運人員協助,他卻爽朗的說不必了他一個人沒問題的。於是就導引他進票口刷卡,目送他順利進站後離開。

隔天想起這件事,好奇的就著他的名片咕狗了他的名字,發現這男孩是個有故事的人,他小學開始練鋼琴,在十三歲時贏得長笛青少年組冠軍,並以聲樂通過大學甄試,是個樂觀開朗、不喜歡麻煩別人、比別人都更努力的人。

有篇關於他的報導寫得綿長且動人。

「小時候,XXX時常幻想——看得見,是怎樣的感覺?然隨著年紀增長,這種想法已經抽離。我不免還是好奇地想問:『若有機會讓你重見光明,你願意用什麼來換?』

他側著頭,皺皺眉,『還要付出代價啊!那我想沒這個必要,現在這樣也很好啊。』對他而言,憑藉一股韌性彌補自己的殘缺、憑著一股勇氣面對挑戰,更能活出生命的精彩!」

決定寫出這件事是因為,當我看完那篇詳盡的報導之後,下意識的想看是哪裡的報導,意外發現撰文者竟然就是我的好朋友交阿賽,我忍不住笑了,世界也太小,而且也太妙了吧,哈哈。

27  



日本人1

09/19
一早悠哉的出門準備跟同事會合一起搭高鐵。在行天宮旁邊遇到兩男一女總計三位迷路的日本人,我上前搭救順便領他們去搭捷運。教
他們買票,他們也趁機拿著書問有沒有推薦的行程,一聊才發現他們來台竟然只是兩天一夜小旅行,雖說搭飛機只要兩個多小時,但兩天一夜也太短了吧,而且當天的預定行程是去逛故宮跟外雙溪釣蝦,一開始聽到エビ還以為我聽錯,然後男生比了個釣魚的動作才知道他們是真心的,旅遊手冊上還有指定推薦的釣蝦場,這也太酷了吧哈哈哈。

道別前男生很熱情的問可不可以合照,還問了我的名字,我沒認真取過日文名字一時慌亂就答了とり(鳥、雞),他們一直驚呼好可愛啊還冷靜的叫我とりさん,難道不覺得好好一個人卻叫雞很怪嗎......。但比手畫腳聊太開心沒有注意時間,又顧著講話竟然很瞎的搭到反方向的捷運,結果錯過了原先預定的高鐵班次還放了同事鴿子,我怎麼那麼瞎啊心情好差......0425-3





10/26
等捷運時被一位穿著超細高跟鞋的日本小姐問往淡水的方向是哪邊?我來台北三年多第一次要去淡水就被她遇到,想來也是有緣就一起搭車了。是說日本的台灣旅遊書都好妙啊,上次遇到要去外雙溪釣蝦的三人組,這次的小姐是要去我連聽都沒聽過的三芝貝殼廟,下回我也要去翻翻台北的旅遊書看到底都寫些什麼。

因為淡水太遠,我們中英日夾雜聊了半個多小時,連我要去淡水找朋友,他是個新聞記者,我帶了五本書有兩本是東野圭吾的都說了,再聊下去我連今天内褲穿什麼顏色都要跟她分享了吧。而且就在我試圖問她要在台灣待幾天問成「台湾で how long」,她回答三天之後突然讚我日文上手,我想說我問成這樣你都能回答,你的英文才上手吧媽媽。

喔對了,小姐是澀谷來的,說她東京玩的吃的住的都很熟,跟我交換了email還馬上發了信過來,並認真的說下次去東京要跟她聯絡喔。

日本人2

 

丸鳥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鶫/つぐみ
  • 聽說外國人真的要稱讚你的時候不會說你講得很好
    會問你是去哪裡學的~
  • kiwi
  • 一進來看到你更新文好開心~看到你做雞(大誤)差點笑到摔下床!!
    你跟日本來的朋友還真是有緣啊!!!
  • 鮭兒
  • 看到第一篇明燈故事,我都快哭了,謝謝小鳥茵讓這個世界多了好多愛。
  • 阿智
  • 除了看不慣的事會義正詞嚴,
    甚或髒話出口;
    幫得上的忙,
    也能毫不保留的即時出手。

    妳是俠女啊!小鳥茵。
  • stella
  • 好奇問一下~
    川島小鳥的發音是Kotori , 不知日文怎麼寫?
    會不會比較符合小鳥茵的名字呢?

    不然每次都要自我介紹"我是雞"會不會太杯具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