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快照 2016-04-05 下午6.32.55       
2013年待在台南休養時,每日早晚要煎這樣一包含著蟬蛻的中藥,感覺像是森林裡的巫婆

在長大成人的過程裡,多少會從家人朋友同事那兒聽到一些奇妙、非科學,甚至已經是鄉野奇談的故事,從塔羅占卜、宮廟問事、拜拜求籤到給有通靈能力的整骨師傅整治內外身心皆然。相熟的朋友大抵都知道,個人是熱愛從事這類民俗活動的,不管是聽朋友說或親身經歷,我都保持高度興趣。每每開啟這類話題起初總有點羞赧,怕被說是迷信或怪力亂神,但講述的當下其實是閃爍著小鹿般摯熱真切的晶亮眼神跟興奮到凍抹條的口吻「跟你們說有一件事超神奇der啊~~~」。那些事若是自己的親身經歷,老實說在發生的當下是打死都不會說出來的,因為在未驗證之前,過程真的是只有荒謬跟三小可言,但因為一切都已經過去,現在可以寫了。



曾經在高人的指點下,鳥媽要小弟認關聖帝君做乾爸、認天上聖母做乾媽,所以大年初一那天,鳥媽就約小弟去我家附近的社子天后宮向乾媽拜年。三年前我第一次去那裡的時候,進行了一場畢生難忘的儀式。


2013年的春天我從前公司離職,趁換工作的空檔,回家給爸媽養了一段時間。在那之前幾個月,我的下巴不明所以的突然開始狂冒痘,那股生長的態勢並非經前症候群或熬夜或吃多了上火燥熱食物,只要姨媽離開或注意調理作息飲食就會好的那種,而是一種可以緩慢察覺它們在鯨吞蠶食逐步蔓延侵略我的下巴及側臉,毀滅型的,春風吹又生而且不知何時會停歇,一痘未消、一痘又起的長法。沒有經歷過的人大抵很想難想像那種心情,每天從鏡中看著下巴逐漸被攻城掠地,今日乍看有好轉跡象,明日便知只是錯覺,連做夢都夢到自己滿臉痘,真的是,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周遭的人若關心的問起,大概也只能推說最近比較忙或內分泌失調吧。儘管口頭上勉強擠得出一兩個原因,但其實內心的惶惶然根本無從排解。


還待在台北時去看了中醫,每天三四包中藥調整體質,一段時間過去感覺沒有起色,眉頭深鎖的醫生決定加開藥效較強據說好得也快的水藥給我。診所煎好的一包包咖啡色湯藥,喝之前稍微隔水加熱一下,一天一包,一包好像兩三百,我一個領死薪水的OL每週都得花上近兩千塊掛號看診把脈喝藥;當時甚至認命的每隔幾週就跑一趟醫美診所做臉,內服外用雙管齊下,能做的都做了,但看不出明確的好轉跡象,下巴還是爛爛的。雖說不致於影響日常上班生活交際,但心裡總有一片烏雲,一思及就傾盆大雨。



想說離職之後回台南,三餐飲食作息都正常,在家裡當伸手牌理應沒有壓力,下巴應該也會好轉吧。(事實上我剛回家時鳥爸還很開心,彷彿可以養我一輩子不去工作也OKOK。但大概一兩個禮拜後他看我的眼神有時候跟看到蒼蠅差不多,有時候啦,多少會想說女兒都快三十歲了每天不事生產在家蛇來蛇去安內賀嗎?)



鳥媽一開始也覺得我可能只是工作壓力太大,導致都過青春期了還在冒痘,但幾個禮拜一個月過去,竟然都沒有改善,她日日盯著我的下巴,眉間一天天緊蹙。開始帶我去看皮膚科,去看朋友說調身體很厲害的中醫,也是中西醫齊下兼以搭配日常碎嘴模式,「妳就是都不早點睡才長痘痘」、「妳就是都不吃魚才長痘痘」、「妳就是都坐在那裡看電視才長痘痘」,本來乍聽還有些道理的指控,隨著無用的日子過去,媽媽指天怪地隨口胡謅推諉的事由越來越多,簡直是沒道理了,與日俱增的擔憂跟嘮叨指數成正比成長。

娘親內心深處擔憂著是否我身體裡潛藏著什麼病灶,在求醫未果的狀況下她決定求神,便領我去了供奉天上聖母的社子天后宮,週日下午可以「問事」,聖母會透過乩身下凡來為眾生解答。



媽媽早上先行電話掛號,我們被排在下午兩點半。抵達的時候,正殿的左側已經有其他信徒在進行了,我好奇一瞅,看見四位阿伯抬著一頂小轎仔,轎上沒有神像僅插著一柱香,案頭幾位阿伯各司其職,有人問問題、有人轉譯聖母旨意、有人寫字,肅穆莊重的進行著。報到之後要不了多久,就有廟方人員過來領我至正殿。


聖母塑像的左右兩旁有兩仙較小的神像,我被帶往左側。神像正前方地板上是以相同間距擺放、正燃燒著的紅色蠟燭,蠟燭圍成一個圓,圓的中央放著一把有靠背的大籐椅,工作人員要我赤腳走入坐在椅子上,腳板平放地上,椅背兩側各有一縷赭紅色流蘇吊穗,待我靠著椅背坐好坐挺之後,工作人員便將流蘇披掛在我兩邊肩膀上,像雲霄飛車的安全帶那樣穩妥擺好,接著遞來一串珍珠項鍊要我拿著,心裡默念等等要問聖母的事,然後坐半個小時。



對,半個小時。

上回在神明跟前拜這麼久,是出第二本書的時候,某雜誌約在霞海城隍廟,說要拍我拜月老的樣子。那次我站在香火鼎盛到時不時要發爐的香爐前面站很久,正前方跟地上還半躺著攝影師跟助理指揮我調整表情,要我頭低一點側一點之類的,調超~~~~久,旁邊絡繹不絕的香客大概也不解為何一介路人拜個月老還要出動攝影師,而且因為香實在太燻,後來老子還拜到眼眶泛淚,要多虔誠有多虔誠。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經拜月老拜到哭過,這感覺已經不是沒有對象這麼簡單的case,可能是沒有對象又被公司開除又欠債又被倒會下面又長菜花人生只有一個慘字才會拜到哭吧。總之那次拍照算是人生十大離奇摸悶之一,如果說那次ending有人拿著整人成功的牌子跳出來,說真的我完全不會懷疑,只是會把攝影師跟他助理的頭壓進香爐裡而已



好,回來繼續說社子天后宮這邊,在跟神明促膝長談實則自問自答自言自語半小時之後,終於輪到了。我跪在案前,一旁嚴陣以待的阿伯們發話問說來現在什麼問題,我尚未開口,鳥媽趕緊搶答說我女兒下巴一直長痘痘,不知道是不是身體出了什麼問題,來請教聖母這樣。疑問丟出來之後沒多久,轎仔開始有動靜,扶轎的阿伯們踏步移動了一陣子,接著後方的兩位高舉起抬轎的手,讓原本橫的180°的轎仔變成大概45°斜角,其中一邊的轎腳沾了沾桌上準備的硃砂盤,接著在桌上備好的黃紙上做出寫字的動作,傳達神明的諭示。

轎仔  
轎仔大概長這樣,圖片來源請點我,即此默謝。


因為事隔三年多,其實記憶有點模糊了,請示咕狗大神之後搜到這篇,有興趣的人不妨一讀。

據說扶轎的阿伯有些或大部分是不識字的,負責判讀字樣並轉譯的人稱為「桌頭」,有時在最終解讀決定前還要經過三四次的確認。我去的那次很順利,桌頭阿伯只跟我說了兩個字,「會好」。經過更多人為的解釋是說身體沒什麼毛病,自然就會好了,不用過於擔心。

得到聖母的開釋之後,鳥媽感覺寬心了一些,我則是中醫的水藥照煎(首圖照片)、皮膚科的藥照抹,生活作息沒有改變也沒有更積極的作為,下巴還是爛爛的,沒有好轉跡象。鳥媽寬心沒兩天又開始擔心了,於是這次改帶我去她常去拜拜念經的宮廟。



宮廟裡負責操持主辦的老師,本身帶通靈體質也是可以問事,之前爸媽在看大弟婚期時,老師便指示要往後延,說是我們家久病臥床的阿嬤大概會在何時離開,後來還真的被老師說中,所以往後若有什麼大事,爸媽都會習慣請教老師。降駕在老師身上的是南極仙翁,鳥媽一樣問說我是否身體出問題有什麼病在身?仙翁爺爺很寫意的說妳身體沒病,但要注意兩個字——



太胖」0117-5.gif



鳥媽聞言雖不到破涕為笑,但明顯立刻由憂轉喜,笑沒三秒之後就開始唸我,

太胖!!!妳太胖了!!!
而且回家之後還放送給所有人知道。表5.gif 表5.gif 表5.gif



我這輩子雖沒瘦過,但做惡夢也沒想過有一天竟然胖到被神明認證的地步。





仙翁爺爺接著指示我要每天做運動,他教了我三招,深呼吸之後吐三分、留七分,閉氣之後做轉體、後仰及前彎停留之後再大吐氣,這一套每天要做30~45分鐘,最好是每天早上六點半做,若無法準時執行也沒關係,切記每天都要做就是,乖乖的連做一個月還是49天就會好了。我看老師示範轉體及腹式呼吸吐納時非常專業及標準,事後偷問鳥媽,老師平常是有運動習慣嗎?「沒有,完全沒有,老師沒在運動的,所以那個是仙翁爺爺降在老師身上示範給妳看的。」



之後我真的有乖乖照做,動作看似簡單,其實認真做到極致也是會流汗的。後來想想,應該真的就是那段時間都沒有固定運動的關係,剛上台北時還有在打球,後來荒廢了只有偶爾想到才走路下班;回台南休息時更少出門,每天只有從一樓三樓來回爬,最遠也才走到鳥爸的菜園或家裡附近遛旺將,感覺身體經絡汗腺代謝循環什麼的都堵住,這也難怪毒素都排不出去了。當時仙翁爺爺有說,還好我那時候(29歲時)有去找祂,不然我這身體大概33歲就垮了。那次之後有所警惕,加上後來的工作壓力如山大,不運動會爆炸,就又開始恢復運動習慣,下巴也一如聖母所說,好了。總之後來都有乖乖運動就是了,也在此提醒諸君,愛惜自己的身體健康,要活就要動喔。



丸鳥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riel
  • 我弟也是認了關聖帝君當乾爹(握手
  • 蘇波浪
  • 小鳥茵你好:默默潛水了好久,好期待看妳的發文~這篇也讓我在電腦前笑哈哈XDD
    我也很喜歡一些神奇的事,但我自己很膽小所以希望靈異的事還是聽別人的就好ㄎㄎ。最後ending不知道要怎麼下,所以來個祝賀希望小鳥茵的身體可以健健康康快快樂樂(我好弱遮臉)
  • sundei
  • 雖然知道仙翁爺爺日理萬機、沒辦法顧慮太多,但還是希望至少不要在媽媽面前說啊,還說得這麼簡潔的「太胖」二字,一被媽媽聽到就是馬上傳遍親戚的預感啊~~~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