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聽了電台頭,還滿甲意的,多謝小男孩千的引薦!
一直以為coldplay很硬,其實也還好!
M說那他知道要送我什摸了,突然明嘹23歲時幼的期待,我送的是她指定的mum !

2/1
一直在上班時後莫名偷哼起"巴黎初體驗"裡面,女主角拿長柄刷跳舞給哥哥猜那段,
喔~她的胸部真的是太完美了啊哈!也很常想起征服情海裏面電梯的那句,
可惜唯一知道那句話在我心裡得五個燈台詞的人,是個只想要肉體的愛情獸類。

逛夜市酒足飯飽之後,我們很好奇跑去算鳥卦!但內容有點...還在考慮要不要寫!而且萬一讓我的真命天子看到實在很不好意思的啊,唉唷唉唷(咬手帕)~給我一點時間好了!
2/2

心碎的人,都傻了,無論真傻或裝假,卻還是笨一堆。
在子宮看展抄下來的,梅花盤,應該是淺野的文字吧!

BMR值變差了,明顯與年紀遞增成反比。
近日跟蛆去挑戰吃到飽下午茶,才不過兩個時辰的光景,
就猶如喪家之犬的坐在椅子上打著無法遏止的嗝,
以往店家憤恨求我不要再吃的眼神,轉變成我最愛你這種小鳥胃客人,
連我們離去時店家的常用招呼語~再來喔!我都覺得是一種變相的嘲笑!
而且竟然飽到晚上,我的BMR撐不到25就開始造反了。
每天早上醒來瀏海都亂的跟盛開的雞冠花一樣嚇人,近日也安分許多,唉!

 
2/3

即將報廢的肝意志力,莫名嗑藥般躁喜迷幻熬夜到天亮,
應該是剛搬來樂多在寫第一篇私囊那天吧!
突然發現右手不太聽使喚,拿個東西都不太穩,
必須把手指頭扳開一根根運作才能組合出我要的指令!
整個人像被雷劈到,想到小時候讀的潛水鐘與蝴蝶,
主角是ELLE雜誌主編,本來有著大好前途,突然得了閉鎖性症候群,
像是跟外界隔離搬住在自己的潛水鐘內,即使擁有自由意志卻沒有自主的行為能力!
我還以為我也突然發病了嗎?
果然天妒英才讓我沒有好下場嗎天啊?驚恐真是爬滿我整個腦神經,
還想到萬一到時候要搬回家安養,我東西那麼多一定會被罵!
還天真的試圖在半夜不斷槌打自己的手,直到眼角含淚難過的睡著...
隔天康復(?)之後回想,應該是滑鼠用太久,右手太overloading了才會這樣吧...幹!
害我嚇死了,難怪我大學之後不看勵志書,沒事自己嚇自己...


2/4

我當不成前魚先生(註1)的第一小偏房了!
新來的綠點店長講話很大聲,但是保養的很好,八十幾歲了身材跟姿色都不錯,
聽說很常跟先生一起抽菸,
連漢神的太陽咖啡在地下室竟然還可以爭取到闢吸煙區,就知道有幾隻手腕了!
我不會抽菸,做不成小偏房了(泣)!!!

近日睡前都在讀郝明義先生主編的「他們說-有關書與人生的一些訪談」。
詹宏志先生那段,行文流暢、用字平實卻又突地鏗鏘有聲,
感覺就像那時的他坐在台上講,我坐在台下聽那樣近距離。
詹在工作中最喜歡的情況是,訂好一個約會,但對方臨時失約,突然間多出兩個鐘頭!
回想我總是在上班時,幻想會有無預警的停電吞噬場域的光明,宣佈下班!
這也算跟詹有某種程度的心靈相通吧!
 
書裡的郝先生回到最純粹的讀者角度與九位人士對談,
有些我不認識的,有些我喜歡的,有些我偏執的不以為意的;
本來我不了解的,本來我半知半解的,
本來我自以為透徹知曉的,都在閱讀時混沌一塊,
但逐字推敲玩味後,某些可在不經意間找到線頭,拉扯後清晰;
某些就待人生到那當頭時,時間會引領塵封住的解答。


2/5 病的很重,請了一個小時假要去醫生那裡報到。
途經鼎山街,看見以前的家教學生,
眼神渙散的落寞身影,枯坐自家堆滿年節禮品喜氣洋洋的店門前吃花生,真是百味雜陳!
我帶過兩個家教,一個小三從班上倒數幾名變成前十名,
其實我也沒做什麼,主要是幫他做勞作、畫畫、打電動、講笑話給他抄下來、
不乖時候講我上解剖課的細節給他聽而已,他就願意按部就班的做作業了;
鼎山街這個小朋友當初我帶他時是國二,連26個英文字母都背不完,
怎麼教甚至逼他都沒起色,即使付出心力付出熱忱,
但未見成果的教學也讓我的家教費領的心虛,於是就中斷了;
現在看到他,還是覺得很難過,
錯身而過前他專注的看著戴著口罩的我,我詫異難道他認得出來?
而後眼神一流轉,終又趨於平淡,我也只是構成這人聲鼎沸街道上的一員罷了。
難過擔心懊悔。
 

2/6

我的鼻子一向不好,感冒到幾乎沒辦法自然呼吸,常常喝水或吞嚥到近乎窒息的地步,
寒流一來季節變化,我呼吸系統的過敏反應總是走在病毒感染的尖端。
醫生有個厲害的武器讓我又愛又怕,厲害的吸鼻器,這根本是給殺父仇人用的吧!
一個護士抓著我、一個護士按著我、醫生也押著我的天靈蓋,
我被架在診療椅上都翻白眼了,醫生也沒有住手的打算,覺得整個腦都快被吸走了...


2/7

上班時大婉問我要不要排哪天讓兩個人上班,這樣我便可以專心調整櫃位!
我疑惑著停下手邊,問她我很常調櫃嗎?她點頭如搗蒜。
在「他們說」裡頭杉蒲康平那段,關於書與文字他首嘗試的跨頁設計,讓我想到我的工作。
我試著在中央有限的配量但無限的鋪貨下,去做最大彈性的爭取,
讓我的文具館不僅秀色可餐也物產豐饒!
不住的調櫃是為了提供客人在觀看時的流動、聯想與便利性,
因此當有新商品加入時,調櫃成了誘發消費力、進而連帶銷售的試金石。
我要我的每吋領土都可以是相互爭豔,但也能有團結諧和的加乘力。

丸鳥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從頭看起的尾香老馬
  • 小時候讀的潛水鐘與蝴蝶
  • 咖哩
  • You complete me.